第七章 回到记忆开始的地方

今天是又一个周四,距离她第一次去到二十七楼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礼拜。这一个礼拜里,在接待组发生了一些人事调整——李秘书被暂调到接待组一个月,作为对于上次李秘书出言不逊的惩罚;黄云姗则被调任为高级来宾接待专员——一个几天前刚刚新设的职位——虽然工作时间从每周八小时六天变成了十小时五天,但是工资却翻了三翻[……]

继续阅读

断章二 孩童的游戏

黄云姗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曾经生过一场重病,因此缺掉了一个学年的课。等到她回到学校的时候,原来的同桌早就变成了别人的同桌,先前的好朋友早就变成了别人的好朋友。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的小孩们,从来不会优先考虑别人的想法。孩子们就是这样,既可以是上天派下来最纯洁的天使,也可以是世间最可怕的小恶魔。

现[……]

继续阅读

第六章 模拟项目

黄云姗哭了一夜,最终体力不支,睡了过去。和大多数人一样,有什么烦恼和伤心事,绝大多数一觉醒来就可以平复。

站在镜子面前,昨晚自我放肆后的眼球充血在一晚上的休整中已经完全不见了,现在要处理的,是头上不听话的三千烦恼丝。自她毕业一来,从来没有发生过晚起的情况,可是今天要面对的,就是自己起晚了而且再[……]

继续阅读

第五章 无法送达的信件

两位警探相互对视一眼,觉得自己再读下去有些不妥,匆忙用手机拍下照片,就把信件连同信封一起送回了黄云姗的手中。

“黄女士,谢谢你的配合。这封信,我觉得您还是回去以后再看吧。”

“在下明白了。如果可以的话,在下还想请二位继续带路。”

因为黄云姗已经把故事差不多讲完了,接下来的路上三人就[……]

继续阅读

第四章 二人之间的过往

现在,他们明白了,这个死者就是张磊,而张磊来这里的目的,应该是为了黄云姗。这几天的辛苦调查,总算在死者的身份这一个方面获得了一个不小的突破。不过,关于到底凶手是谁,可以说是没有头绪,也可以是头绪太多:之前的那位负责人,已经确认了这位张磊和艾伊集团的关系,脱氧核糖核酸序列对上了以后,张磊的户口也已经通[……]

继续阅读

断章一 打字机印出的心意

张磊来到书房,手里拿着修改过无数回的手稿,从书柜里拿出了珍藏已久的打字机。那是他爷爷的物件,当年爷爷和爸爸正是用这台打字机俘获了爱人的芳心。

他重新拿出笔,又从头到尾地读了一边以后,一个字一个字地将被涂改地面目全非的草稿重新誊写,一边写,还不忘再继续做一些修改。

“感谢你这么多年来的陪伴[……]

继续阅读

第三章 行迹交叉的二人

看完监控录像,两位警探梳理了一下这迷幻的轨迹中的疑点后,决定倒序从万岛湖景区查起。

万岛湖景区是一个本地人都不怎么会来的地方,因为这里没有什么特别漂亮的场景,而门票价格却高得吓人。湖中央有一个豪华城堡酒店,不过也只有富得流油的人才会到那里去消磨时光。

不过以这里作为开头,实在是一个错误的[……]

继续阅读

第二章 扑朔迷离的踪迹

“啥?是个女装大佬?这个案子有意思啊。”说着姬余杭就开始摩擦起自己的手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瞎起哄啥,还不是让案子更加难破?你说,反对男性变装行为的人千千万,就算可以把范围缩小到医学专业,那还是千千万的人,你要怎样按照这个线索摸排?数据库里面也没有这种登记,难道你在街上一个一个人直接问?[……]

继续阅读

第一章 离去的迷路人

八月二日。安全局的高级警探瑞天民挂着两个大大的眼袋跌跌撞撞地冲进了办公楼,打卡,睡觉。

本来瑞天民不是那种会在工作岗位偷懒的人,工作二十多年靠着自己水平和努力才谋到了今天这个位子。但是奈何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昨天他上大学的龟儿子的成绩单寄到了家,信封里面还有学校因为挂科过多而发的学业警告书。正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