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青の翼提醒您:《失》详细描写了一种较严重的抑郁症状和可能的不良结局。阅读前请审慎评估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发生症状后,请您及时到心理科进行系统的治疗。生命只有一次,请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做出不可挽回的选择。

早上起来的时候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觉得我对我的所作所为,尚缺一个完整的交待。现交待如下:

每个人的行为对于社会,是具有一定的价值的。这种价值体现在对他人的积极、消极或中立的影响,体现在对国家和世界发展的促进、减缓或维持的影响,但也同时体现在对个人成长以及对未来行为的影响上,因为这种影响会决定一个人还可以创造价值的多少。各种行为的价值的累积,便是一个人于社会的价值。这种价值可以是正向的,也可以是负向的,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便都是“一个人努力去做一个平凡的人”,总体上趋于一种轻微的正向。但正是数十亿人微小的贡献,才推进了社会的持续发展,人类的永续生存,科技的不断进步以及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

这也是为什么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对于世界如此重要的原因。马克思创造性地正确地认识到了人的价值的存在。尽管,他的“剩余价值”理论是用来抨击资本主义制度的,但他对价值的观点是具有广泛的普适性的。

我认为,快乐的情绪,喜悦的感觉,感动的体会,悦耳的声音,优雅的图画,都可以被称作“美好”。而它和许多东西类似,是一种相对的概念。这意味着,沉浸在“美好”之中的人,以及从未接触过“美好”的人,都是感受不到的。要体会它,需要过往的经验作为参照物。

公认的,一个人是由其过往记忆及经历之总和组成,并受其影响。我已经确认,因为过去记忆的缺失,作为一个丧失情感,依靠剩余的纯粹理智而非理性生存的个体,一个丧失时间观,仅仅存活在当今而不回顾过去或规划未来的个体,是一个丧失创造更多价值的能力,在可预测的时间范围内对社会不起到积极促进作用的个体。该个体拥有足够的理由在开始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之前,实施自我终结。这个结果已经得到了数个基于不同依据和不同思考方式的推论的证明。但鉴于推得并证明此结论的实体在此内容面世之前便已被完全地摧毁,此结论不支持反对,也无从辩驳。

昨天晚上,我将我身体中最后可以搜寻到的剩余美好送给了她,那个我在意的、想保护的她。我自己约定,要把我未曾得到的一切都给予她,以换取她的幸福与快乐。这是我愿意做的,也是我想要做的。现在,我与她之间的单方约定,因为我无力继续履行,就此终止。类似的,我与这个世界在过去产生的羁绊,已经在过去的几个月逐步由我进行了间接或直接的单方的或诱导导致的双方的终止。

今天,我会去度过属于我自己的一天,我还有几件想完成的事情没有做完,它们将被完成。而后,我会寻找一个属于我的角落,就此躺下。同时,这也将弥补今天我造成的社会价值的流失,并创造出可预测情况下我可以产生的最大价值。

各位无需为我的行为产生惋惜、痛苦或其他的负向情绪,我的这个决定是基于纯粹的理性作出的合理行为。即使是这样的做法,只要加之理性的思考,也可以轻易完成。

感谢各位对我的支持、关爱和奉献。感谢你们投资你们自己的价值,给予我不属于我的一切。

各位晚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