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自习结束。他把手里那张莫须有的假条丢到了垃圾桶里。他不准备回家,也不觉得自己可以回家。校园里总有可以睡觉的地方,他想。

湖边。待到不想让人遇见的男男女女结伴走过后,他坐在了湖畔的石阶上。虽然已经是高温的夏天,但那里还是很凉快。是的,凉快。冰冷的触感勾出了他的内心。

他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他开始喜欢雪的了。雪,那么纯洁的存在,却又很脆弱,仿佛是他曾经完整的内心,柔弱,渺小。

校园里安静了下来。

我可以是许多东西,但不是一个快乐的人。

是的,确实如此。他对自己说。

快乐的记忆似乎永远都在遥远的过去,够又够不到,抓也抓不着,看着他们一步步变淡,消失,他似乎更痛苦。

长存在于记忆中的,都是那些令人痛苦的过去。他曾经如何失败,如何沮丧,如何哭泣,如何挣扎,看着自己的希望如何一步步变成绝望,珍贵的友情如何变得渺远,心灵如何变得千疮百孔不堪一击,认为的爱情如何成为了过错,残酷的现实如何替代了美好的懵懂。他还只是个孩子。他的心已经无力承担成长。

湖的那边,教学楼的灯还亮着,他们在学习。他们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他不知道。对他来说,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似乎什么都看得清,却什么也看不清,但是他还是要去看清那看不清,因为他必须要去看那看不清,他的好奇驱使着他,依靠着那看不清去看清。冲上前去,原来是玻璃花了。

那是他自己的玻璃。他给自己留下的探寻外界的玻璃。

他的心,不堪一击。在将要损毁的时候,他筑起了防火墙,戴上了面具,抵挡外面的刀风剑雨。他们那么的可靠,那么的勤勤恳恳,却将内心产生的电解液阻挡在了里面。

他那奄奄一息的心,无力地推开了窗子。

校园里面已经没有人在路上走动了。

过去的,请你们过去!

外面是那么晴朗。夜空中可以看到三颗星。他看那三颗星星,似乎是三个人在看着他。有一颗越来越暗,他看得越来越不真切,却突然明亮,然后消失在了银河里,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他开始看到那些抓不到的回忆,他的过往,他是怎么笑的那样灿烂,怎么和星星玩耍嬉戏,又怎么背着父母偷偷聊天到深夜。他笑了。好像自己回到了过去一样。美好的过去。那些快乐的记忆,此时已不再欢乐,取而代之的,是忧伤。无尽的忧伤,饱和地充斥在电解液中,悄悄的腐蚀千疮百孔的心。玻璃打开了,但是心没有离开,电解液就穿过那些洞,流了出去。

时间点渐渐地,到了现在。他看自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昏蛋,于是自我解嘲式地笑了起来,殊不知自己其实笑的像一个傻瓜。

一个大大的傻瓜,他想。

他越这么想,笑的越厉害。

即使是这么悲伤的事情,你讲述它还在保持微笑。

他嘲笑自己,嘲笑学校,嘲笑社会,嘲笑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要让他倾听社会,这个社会促使他来到学校,他一直都在做对的事情。

但是这个世界辜负了他。他做对了对的事情,却做错了。

为什么?因为自己是个昏蛋。他一直都在做对的事情,却不是自己的事情。他那么想融入社会,却又一次次被社会拒绝着。

他笑得更厉害了,心更痛了,痛到没有力气去关上自己所打开的,即使够得着。他躺倒在地上,企望重力可以帮助他,却是徒劳。

就让我这样过夜罢,他想。他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那也不用去要点什么新的了。洗干净的脸上是狰狞的笑。

他对天吼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活着!活着!这个世界没

[THE END]

发布者

Chise Hachiroku

【这是站长不是作者】 弱鸡OI选手,咖啡馆店长,自卑音游人,咕咕咕咕咕,中二病晚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