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离去的迷路人

八月二日。安全局的高级警探瑞天民挂着两个大大的眼袋跌跌撞撞地冲进了办公楼,打卡,睡觉。

本来瑞天民不是那种会在工作岗位偷懒的人,工作二十多年靠着自己水平和努力才谋到了今天这个位子。但是奈何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昨天他上大学的龟儿子的成绩单寄到了家,信封里面还有学校因为挂科过多而发的学业警告书。正当他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那位不孝子就提前回了家,准备截胡学校的信件。

一夜无眠。

想到那儿子,瑞天民的头就疼了起来。作为队里的业务骨干,他什么场面没见过,却偏偏压不住自己的亲生儿子!好在这段时间案件不多,可以容许他稍稍倚老卖老,任性地在工作时间稍微偷偷懒。

“队长,不好了!”刚刚入职的新警探,也是他目前的搭档——姬余杭没敲门就冲进了办公室,一秒钟破灭了他的好梦。“城乡接合部正在开发的那一块区域,死了女的,残忍的很!”

“残忍?确定是他杀了?”瑞天民一边对下属不够认真的态度感到诧异,一边接过姬余杭手中的平板查看现场情况。看到平板上照片的那一刻,哪怕是做了几十年刑警的他,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因为,实在是太恐怖,恐怖到无法想象有自杀的可能。凭借自己这些年的经验,直觉告诉他,自己这两天的梦乡肯定要被这恐怖场景“占领”了。

待他赶到现场,先遣部队已经用黑色防水布把尸体覆盖住,周围也拦起了警戒线。或许是因为地处郊区,线外只有几个人在围观。法医虽然已经到场,但一群新来的哪里见过这样恐怖的场面,同一批忍受力差的民警跑到指挥车里呕吐去了。

尸体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大排水渠,水渠的上游是一个看起来就年纪颇大的水坝。死者就躺在水边的水泥斜坡上。看到他看向水坝的方向,当地派出所的片儿警就解释道:“那个水坝是大跳跃时期建设的水利工程,大概十年前有次关上了以后就再也打不开来了,只好就让它一直关着,像个瀑布一样不停从上往下淌水。”

“那水坝上面呢,有监控摄像头吗?”

“恐怕都不知道坏了多少年了。大跳跃时期,你也知道……质量都不太好。”

“附近有安全局的或者商铺的吗?”

“前两天城乡接合部系统升级,过程什么都没有拍到。不过有一个民用的,但是老化的太厉害,加上磁带被反复写的次数太多,根本读不出来。已经派专人加急送给技侦部门了。”

真是个麻烦的情况。瑞天民在心里暗暗诅咒老天给自己派了这么个任务。

蹲下身子,瑞天民翻开防水布的一角,一股血腥的味道就穿透防护面罩扑面而来。这个人衣冠还算整洁,作为女性生前应该还是很注意妆容的,面部也有化淡妆,不过全身上下的打扮都透出一股上个世纪的气息:额前的刘海后是长发如瀑,全身的衣物都是黑色的外层配上金边,上身是长袖短夹克配白色的衬衫,一旁还放着应该是颈部装饰的白色大布花;下身是红色内衬的蓬松裙子,脚上是黑色的长筒靴,上面还有一条装饰用的红色线条。致命伤非常明显:她胸前被大刀划开一个大口子,暴露出了整个胸腔,而胸腔里面却缺少了……

心脏。

凶器大概就是散落在尸体旁的一片手术用柳叶刀,尸体双手上的白色手套也已经完全被鲜血所浸染。但除此之外,或许是因为先前受害者曾经被凶手迷晕,又或者是因为这位女性的身体确实被衣物包裹地比较严实,所以单单从外表上并不能看到有其他的伤痕。

“身份确认过了没有?”

“那个……上衣上看不到有口袋,然后也没看到什么挂牌什么的,附近的人拿那照片询问了一下也都不认识这个人。所以还没确认。”附近的一群比较胆大的男同事还在坚守工作,女同志大多已经被劝退了。

“裙子上可能有口袋你们不知道吗,”面对这一群钢铁大直男,瑞天民被他们搞得又想气又想笑。说着,戴上手套仔细的在裙子的褶皱中寻找口袋的存在。五分钟后,他就在两个口袋里找到了一部智能手机和一串从来没有见过的,像是钥匙一样的东西,“送给技侦部门。”

刚才向他汇报的一群人,拿上证物袋赶忙跑走了。

现场出乎意料的简单,凶手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观察到的印记。除了死者自己留下的鞋印,附近没有提取到其他有意义的痕迹。凶器上没有指纹,凶手似乎戴了手套。局里面痕检的权威来看了都对这个凶手“竖起了大拇指”。法医初步判断是专业人士所为,因为手法干净利落没有毛边……一个又一个的现场勘察结果,都让瑞天民感受到压力倍增。凶手到底是谁,死者的身份又是什么?

回到办公室,已经是下午了。虽然他已经十分困倦,但是在回程的途中还是没能睡着觉。只要他一闭眼,胸腔里面空空的场景就会让他赶忙睁开眼睛来摆脱方才的噩梦。不过睁开眼睛,如果不想这个案子,就会想到自己不成器的儿子,气不打一处来。在路上,他给自己的儿子写了长长的一条短信,希望他可以改过自新,好好学习,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殡仪馆派出了他们神经最大条的两个搬运工,把尸体搬走了,尸检报告恐怕还要再等上几天。他很高兴自己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可以不用亲眼看到那个恐怖的景象了。正想到这里,负责解剖的法医电话就来了。

“嘿,秦哥!今天那个开了膛的无名女尸你们一定得快点处理啊……什么?我知道了。”

看到自己师傅一脸诧异,感到奇异的姬余杭赶忙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个……刚刚我们去看的那个现场,死者是个男的,只是穿了女生的装扮。”

发布者

Chise Hachiroku

哈哈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