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无法送达的信件

两位警探相互对视一眼,觉得自己再读下去有些不妥,匆忙用手机拍下照片,就把信件连同信封一起送回了黄云姗的手中。

“黄女士,谢谢你的配合。这封信,我觉得您还是回去以后再看吧。”

“在下明白了。如果可以的话,在下还想请二位继续带路。”

因为黄云姗已经把故事差不多讲完了,接下来的路上三人就显得相对安静。虽然期间黄云姗不时想要从两位探员口中套出一些关于现场的消息,但规定就是规定,在案件没有处理完之前,他们都是“失语”的,不能透露关于案件的多余细节。

路过游乐园的时候,瑞天民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黄女士,请问您当时发给张先生的照片,您还留着吗?”

“或许是有的,在下找一下,”说着拿出手机按照地点筛选照片,不一会手机上就出现了她在游乐园的摩天轮旁吃甜筒的影像,旁边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

“敢问您身边的这位是?”

“是在下的继母,”提到她,黄云姗的脸上飘过一丝阴霾,“就是她让在下在高中课程结束以后去女佣学校的。

“这又是怎么回事?”

“在下父亲复婚的时候,继母也带着一个她自己的女儿。虽然他们二人婚前就已经约定好要把二人的孩子都当作对方的亲生女儿看待,但是在升入大学之前,发生了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

“让我猜一猜,你们两个人同一年升学,而且为了规避没有学校念的危险,都选择了排名分配法而不是高校选拔法。”刚刚毕业没多久,对于升学道路还记忆犹新的姬余杭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是的,然后当时排名下来在下的继妹正好差一名就能进普通大学,当在下的继母通过她在招生处的朋友知道这件事情了以后,就偷偷去学校修改了在下的第一意向学校,也就是在下后来就读的圣劳伦斯女佣学校。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在下的父亲就和继母离婚了,为了我升学的问题到处奔波。可是……”

“怎……”姬余杭刚想开口继续追问,就被瑞天民堵住了嘴。“你不知道她父亲就是那个时候出车祸去世的吗?怎么看档案的?”

接下来好长一段路,三个人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很快他们一行人就来到了热闹的CBD,走路走累的三人就在口袋公园里面随便找了一张长凳坐下了。“那个张磊毅力真是了的,这么热的天穿那么厚重的裙子和高跟鞋还能走那么远。”姬余杭不由得感叹道。

就在这时,艾伊集团的负责人从口袋公园附近走过,看到在长椅上休息的三人,便过来打招呼。“三位好,”然后就转向黄云姗,“黄女士,今天恰巧遇到你,如果明天预约登记簿上的人来找我,麻烦您帮我带领这位客人去二十七楼的实验室。”

“在下明白了。”

“好的,那我就不打扰三位休息了。还麻烦两位警官不要向大家随意泄漏办案期间公司向您提供的内部情况。”说着,他就大步向公司的方向走过去。

这话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就是不想让他们告诉黄云姗张磊在艾伊集团的真实身份。虽然他们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如果说出去被艾伊集团知道了,恐怕不仅是他们,整个安全局都会有人要受到牵连。

路途的后期,因为实在走路太累了,三人就用手机一人借了一辆共享单车,沿着张磊走过的路线继续前进,不过一路上再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在万岛湖景区,利用照片上记录下的元数据,他们确认了照片拍摄地点和数年前黄云姗拍下照片的地方坐标一致,这个线索,也就搞清楚了。可以说,除了不配合的艾伊集团,已经没有可以让探员们再去调查的事项了。

下了船,瑞天民和姬余杭就准备就此结束。这个时候,黄云姗提出想去看一下案发现场。虽然百般劝阻,但是还是拗不过黄云姗,考虑到尸体和现场的痕迹物证都已经被搬走了,反复思考后还是允许黄云姗在外围看看。

因为案子还没有破,所以附近还是被警戒线围着,也有两个属地派出所的巡捕在这里执勤。水渠的斜坡上一大摊红色的血迹还没有被清理,从尸体被发现的地方一直蔓延到水位线以上,附近还有几滴零散的喷射状血迹。

“痕检的人来看过了,这里应该就是第一现场。”瑞天民解释道。

“恕在下直言,他是自杀的吗?”

“现在看起来应该不是,不过具体的情况现阶段还不是很明朗。”

“在下明白了。如果他是为了在下而死,在下恐怕会十分困扰呢。”

离开现场以后,三人才最后散开,两位巡捕回了安全局,黄云姗则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公寓中,从信封中重新取出了那封本来无法送达的信件。

当你看到这份信件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了。

这些年来,一直都想再联系你,可是你已经说过,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找你,这是我们的约定,我不会违反。但是看到你因为被继母从背后捅刀而进入女佣学校,看到你辛辛苦苦打磨自己的棱角,毕业后还因为种族原因不能作为女佣而工作,看到你住在静安斋这个治安并不好的社区,我曾经不止一次想对你提供帮助,但是我们有我们之间的约定,我不能违反。这些年,让你受苦了,我很抱歉。

既然我已经不在了,恐怕也就没有什么之前的约定之类的了。如果可以,还想请你帮我最后一个忙。

艾伊集团在这里的分部经理是我的老相识,之前欠过我一个人情,我这次也请他参与到这件事情里面来了。如果你有空的话,麻烦你去找他一下。我知道他是你的顶头上司,不过郭经理是个好人,你和他相处也不必有什么忌讳,也不必担心会因此影响到你再艾伊集团的工作。

我想,这个时候安全局的巡捕已经来找过你,你也应当知道了那个站在你面前奶声奶气的哥特萝莉实际上是我的伪装。请你理解,我这么做,从某种程度上,是我自己的自尊心所致,与你无关,也与其他任何人无关。

说实话,十分对不起,在最后还要让你看到我这副模样在你面前。

感谢你这么多年的陪伴。

说好了,永远是朋友。

你真诚的

张磊

“张——磊——”看完这封信,黄云姗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你知道在下这么痛苦,你知道在下一直在忍受,当在下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少女留给他的最后一份矜持,从那一刻起,荡然无存。

发布者

Chise Hachiroku

哈哈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