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回到记忆开始的地方

今天是又一个周四,距离她第一次去到二十七楼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礼拜。这一个礼拜里,在接待组发生了一些人事调整——李秘书被暂调到接待组一个月,作为对于上次李秘书出言不逊的惩罚;黄云姗则被调任为高级来宾接待专员——一个几天前刚刚新设的职位——虽然工作时间从每周八小时六天变成了十小时五天,但是工资却翻了三翻,还腾空了一件小会客间作为她的办公室,配有工作站和书柜。

黄云姗自然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个新职闲的发慌,半天都不一定会有一项任务,但却让她拥有了查看高管日程表的权限。工作站不仅连接工作网,还有互联网的访问权限,刚开始几天黄云姗还认认真真工作,翻翻重要访客接待规范和模拟器的操作说明书,不过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自己陷入了一种无事可做的境地。

而今天则更甚,不仅系统知识库里的文章已经看完了,而且还没有访客安排。

要不——去楼上?

吃过午饭后,趁没人看见,黄云姗小跑进一个无人的电梯,按下了二十七楼的按钮。

当黄云姗抓碎白色球体的那一刻,她突然感觉到自己变得特别矮小——或者说,周围的环境都很变得非常大。她花了好几分钟才回想起来,这里是她小学一年级的教室,坐在讲台上看书的,是她小学五年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

她环顾四周,看到了许多熟悉的身影。有曾经背叛过她的朋友,有传过小纸条讲过悄悄话的同桌,但是,没有张磊的身影——替代他位置的,是一片像噪点一样的幻影。

正当她在想那片噪点的问题的时候,看起来是五年级模样的张磊穿着快干T恤和短裤走进了教室,和班主任说着什么。

“好,各位同学,这位是我们五年级的大哥哥,今天来带我们参观校园。大家都出去排队吧。男生靠教室排,女生靠栏杆哦!”

感情张磊……在干嘛?不过说实话,实在是太久没有回过学校了——更准确地说,这栋教学楼在他们毕业后不久就被拆除了。能够把这个只存在于历史中的建筑复原到如此地步,黄云姗打心底佩服。

总之,看起来参观校园也不是什么坏事。五年级的张磊看了看手上一张皱巴巴的纸,眉头皱的和那张纸一样,好像在进行着某种思考。不久后,他好像终于想通了什么一样,挠了挠头,说:“同学们,大家向后转!我们今天的第一站是形体教室!”

形体教室实际上就是体操房,但是因为一二年级大家在那里上的是形体课,所以就被叫作形体教室了。体操房在低年级楼的最顶层,地上铺着打过蜡的木地板,四面墙上都装有木头扶手,两面有落地的大镜子,另外两面则是窗户了。房间的一角摆放着一台上了年纪的电浆电视,两个音响和一台DVD播放器。黄云姗对于这里还有些许印象,她记得当年老师教他们在这里做体操动作的时候,张磊由于自重过大,时常会重重地摔倒在地板上,引起同学们哄堂大笑。

从体操房出来的时候,后面一个班级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张磊带着他们一行人下了楼,简单介绍了一下楼前的小花园和里面的百年松树,来到了楼的另一侧。正当她以为接下来要从侧面绕过去综合楼的时候,他却在楼前停下了。

张磊看了看行动路线,确认了地点以后,说:“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参观一下我们学校的厕所。”

附近的同学们都爆发出了一阵响亮的笑声,张磊似乎发现了自己语言组织上的问题,挠了挠头,也不好意思地跟着笑了起来。几秒钟后,正色道:“那个,同学们,大家还是有必要记住厕所的位置的,今后有紧急需求的时候不至于不知道厕所在哪里。一三层是男厕所,二四层是女厕所,大家今后可不要搞错了哦。”

有了这一段经历,接下来的路程中大家也就不和张磊生分了,虽然同学们作为孩子有点没大没小,但是小学里难道不就是这样的吗?接下来按照既定路程,他们又去了校史馆、图书馆,一路上还不忘拜访经过的每一间厕所;认识了前往科学教室和音乐教室的路,还顺带在健身器材上玩了一小会。等到他们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接下来便是发书的环节。在他们离开去参观校园的时候,高年级的志愿者已经把书送到了讲台上。张磊和班主任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

虽然这是情景模拟,但是书本不会因为这个缘故就自动收拾好并且写好名字。于是黄云姗就把书按照大小堆成几摞,拿出铅笔盒在每一本书的第一页写上班级姓名。

等到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变了——现在是三年级的教室,教室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再低头看向书本,却发现这些书都已经换成了三年级的教科书,面前摊着写了一半的作业,铅笔盒也从一年级时候用的款式换成了三年级使用的款式。

“黄云姗,你怎么还在教室里呢?下去活动一下啊。”班主任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透过打开的窗户赶她下楼。黄云姗望向教室后方的时钟,发现已经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她大概猜想这可能是体育活动课。

下楼后,她却想起了三年级大病初愈的时候被同学们排挤的事情。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摸向头顶——果然,头上只有治疗结束后长出来的些许毛渣。或许是因为这件事,所以自从三年级以后就再也没有剪短过头发。

黄云姗不会踢毽子,也不会跳房子,只能看着在那里玩耍的同学们,挑了个没什么人的花圃周围的石凳边坐下。

这时她突然看到了坐在对面的张磊。

黄云姗走上前,看着这个模拟的张磊。那时的他还发着福,认真地看着手里的《舒克和贝塔》。张磊发现她站在前面,想了想,问道:“要玩吗?”

黄云姗点了点头。

张磊瞬时脸上出现了一幅很困扰的表情,挠了挠头,突然起身站直,把手中的电纸书端在胸前,一动不动。

那一瞬间,关于这一幕,她全都想起来了。黄云姗伸出自己的小手,郑重地把手掌放在了那一个长相酷似掌纹扫描仪的电纸书上。

“滴!您的专属机器人已经激活。”

场景在那一刻,全部消失,只剩下一动不动的张磊还在那里。然后,张磊的身影化作许多光之粒子,全部消逝。一同飘走的,还有她身上的伪装迷彩。

发布者

Chise Hachiroku

【这是站长不是作者】 弱鸡OI选手,咖啡馆店长,自卑音游人,咕咕咕咕咕,中二病晚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